血靈王座|319章:千回百轉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暗云遮天,冬吐寒氣,高峰之巔,自來是探險者向往的地方。

    萬相山頂的這場混戰沒有持續太久,來人越來越多,有人擔心自己戰后筋疲力盡反讓后來的人撿了便宜,于是不約而同停手。很快,大家心照不宣地,圈出地盤停在自己位置,等待后續之人到場。

    寬闊的山頂平地之上,人數已經達到數千,但沒占到百分之一的面積。陸續上來的人第一眼紛紛心驚:竟然這么多人來了?

    場上各方勢力分庭抗衡,不少人還負了傷,大部分人盯著魔刀,卻沒人敢走上前去。于是,后到之人只好學別人一樣,選一個地方一起干等著。

    石筍左旁一路下去,天乾宗周興帶隊,雖然他被馮忌傷到但幸得人助沒有大礙,身邊是天德宗王宇、天仁宗余沁等人。同一方站圈內,在江湖上比較出名的還有美州唐家唐綸唐邑、王家王子川、游俠蒼原、浪子陸青等等,熙熙攘攘數百人排開。

    武林正道對面,以四大邪教為首的勢力也不少,將近百人左右。神冥教柳謙玉以及他手下的四毒:殤蟾、多蜈、莫蛛、力蝎,得力隨從南宮壽,陰陽教姜韜、明教馮忌、玉龍教顏漪許依洵等。

    來者更多的是無門無派的散修,也有諸如鎮神山幽靈城之類不屬于任何勢力附屬的門派。看陣勢,只要等人來完,一場正邪較量便開始,至于屠佛刀,似乎成了次重要的物品,也是贏家的象征。

    “老規矩,開始吧。”

    許久不再有人上來,柳謙玉當先示意,南宮壽聞言走到中央叫陣四大天宗跟四大邪教斗爭數百年,這種情形已經出現無數次,也有了很穩定的較量方法。雙方陣營各自讓人上陣,輸方換人,贏者繼續挑戰或者撤下休息,直到一方無人叫陣,贏者便屬于另一方。

    “等等,這對我們不公平。”

    東皇萬空站出來抗議,他們一方散修,就拿他鎮神山來說,最多不過五次上場機會,四大天宗明顯占了人數優勢。而以前也有散修等到最后占便宜的,但被雙方人群起攻之撕成碎片。

    “不愿意挑戰的,隨你便就是,但還想染指屠佛刀,第一個滅了你等。”

    南宮壽老目瞪去,他功力不及東皇萬空,但氣勢不比對方弱。他們四大邪教人數雖少,但高手眾多,跟四大天宗誰勝誰負還不可妄斷,只是其余散修絕對沒有機會了。

    “在下白頭山常霖,前來領教。”

    南宮壽話音剛落,已經有人站出。白頭山是天乾宗附屬勢力,實力不弱于分裂前的鎮神山,而常霖,名揚江湖已經十來年。

    “速戰速決,姜韜,我們之間的賬也算算吧。”

    南宮壽跟常霖兩人還沒開始動手,唐綸已經忍不住叫陣姜韜。如果有機會,他恨不能跟姜韜同歸于盡。

    “既然你自己想死,我成全你就是。”

    姜韜冷冷一笑,唐綸不顧唐邑的勸阻已經拔劍向他殺來。公仇加私怨,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壞了江湖規矩。

    “周興,可敢出來一戰?”

    兩個戰圈剛開始動手,丫丫叉叉打得昏天黑地,馮忌暴喝之聲就刺進周興耳朵。

    “馮忌,你明教殺我族人,今天就先從你開始還賬吧!”

    周興還未回答,一道人影已經沖向馮忌,原來是浪子陸青。

    “不用浪費時間,你們一起上來領死。”

    馮忌毫無畏懼,劍指周興叫囂道。他一身功力堪入合道之境,陸青找他報仇,同樣地,他也想讓周興血債血償。

    “如你所愿!”

    周興大喊一聲跟上陸青步塵,要是讓他一個人對付馮忌,確實沒有把握。

    “叛徒木望舒,前來受死。”

    眾人為三個戰圈凝神屏氣的時候,巫真帶著三名手下直殺木望舒。這是趁亂除掉木望舒的好機會,巫真當然不會放過。

    “老骷鬼,先過我這一關。”

    聽到有人侮辱自己父親,木華哪能忍受,當先一步跨向巫真等人。

    “你是對手是我”

    木華側目,王子川一劍殺來,按兩人之間的糾葛,出手理所當然。

    “王公子,在下玉龍教顏漪,可否賜教?”

    王宇正看著熱鬧,一名子女向他投來邀請,酥媚的聲音令他砰然心動。

    “這是我的榮幸,姑娘請。”

    兩人眉來眼去暗送秋波,選了一個偏僻地方過招,余沁見了,暗罵好一對狗男女,憋不住

    郁悶,目光掃向沒有動手的鎮神山一行人。

    “早聞東墨非少俠劍法超絕,不如跟我比劃比劃?”

    “你還沒資格跟他動手”

    東途向來自以為是,也不管對方身份,先東墨非一步出手。

    “阿途,退下,我奉陪他就是。”

    “既然墨非公子如此雅興,在下蒼原,來領教領教閣下高招。”

    東皇萬空見兩名愛子被人挑釁,心一咯噔,難道對方有意要打壓自己?

    “在下柳謙玉,請東皇前輩賜教。”

    東皇萬空立刻反應過來,這是正邪兩派故意想要先除掉自己這些勢單力薄的人!

    千百人接連找到自己的對手,大都是平日里相互熟悉的仇人。寬廣的山頂平地有秩序地混戰起來,都是為了己方陣營各自為戰,乒乒乓乓驚動到山下游客。

    千百道身影大戰起來猶如千萬人,散散亂亂看不清誰是誰,星星點點分不明刀與劍,嘶喊中震動寰宇,仿佛山要崩地要裂,刀劍處火噴電閃,似乎天要破云要消。千百人殺紅了眼,百千人戰盡了力,揮手間使出全神,落刀里流盡血汗。赤水浸濕衣衫,抹一把眼睛繼續進攻,傷痕痛飲鹽汗,激發更大斗志狂呼亂砍。

    路續有人倒下,接著有人替換他們,不剩最后一人,沒有人會停止。黃塵滾滾,血霧籠罩,斷臂殘肢飛向空中,破裂軀體掉下山崖。真是振奮人心的一戰,靈鶴盤旋,嚇得不敢落腳大地,日月無光,生怕有人傷到自己。堅硬的石板層層消磨,毫不懷疑時間一長能把整個山頭削平;嚴冬的寒氣節節退開,發誓絕不再來這是非之地。

    眾人打得正歡,忽然漫天劍氣落下,半數人猝不及防衣開皮綻,其次者功力不及斷發留痕,不約而同地,百千人一齊住手,風卷殘云一般的速度回到自己陣營。

    “西門羽,是西門羽來了!”

    有人色變大喊,顯然被這一手鎮住。

    “彼那小兒,休得裝神弄鬼,吃我一錘。”

    發現一道白色身影出現山頭,靳典掄著震天雙錘轟然砸去。俠者闖蕩江湖,要的就是踩著別人頭顱成就自己王座。他看得出來,眼前之人就是最好的墊腳石。

    靳典眨眼間沖到來人身邊,立刻感覺絲絲劍氣刺穿毛孔直至骨髓。抬頭看去,暗暗后悔自己魯莽了。來人面色冷凝,眼神深入對手靈魂,衣袂飄飄絕非凡夫俗子,劍氣縈繞仿如劍域氣場。

    “你不是我對手”

    西門羽看了靳典淡淡說道,腳尖點在石遮之上,手中長劍輕輕一揮,頃刻間無數劍雨飛出。靳典無法招架急速退逃,穩住身形時衣衫破碎傷痕累累,滴滴血珠落下。

    “劍氣化形”

    木望舒驚呼,在場中也只有他能看出西門羽底細。

    “久聞西門公子劍法神絕,今日有幸一見,還請不吝賜教。”

    眾人看去,想知道誰如此自信,居然是面相淳樸的明教圣子馮忌!

    “有意思,馮忌是合道初期,內力比西門羽高了一個層次,是要有一番激斗了。”

    場中宗師級別高手拭目以待,他們能看出西門羽只是極氣后期。縱使劍法再好,只要長時間消耗絕非馮忌對手。

    議論間,馮忌兩人已經動手。西門羽也許是風影劍訣有史以來最適合的修練者,只是極氣境界,全身上下每個部位、每次呼氣都有劍氣流轉。馮忌不想頂著漫天劍雨與人交手,只好凝出氣罩抵抗。

    “接我一招!九陽乾坤!”

    馮忌一上來就是看家本領,渾身周圍橙色霧氣籠罩,熾烈一擊閃電般攻出。

    “好家伙,居然是這招!”

    不少人吃驚起來,九陽乾坤是明教鎮宗功法,一萬人中也沒半個練成。而能修練的,無一不是名震武林的高高手。

    “力量失準,速度不過,可惜了。”

    西門羽沒有動手,還不以為然地點評起來。馮忌大怒,準備一招了結這虛張聲勢之人,倏忽間逼近對方面前。這時,西門才緩緩抬起手來,馮忌立刻暗道不好對方竟然無形中一股氣場減緩了他的速度。

    眾人伸長了脖子關注戰圈中的兩人,雖然料到這是一場持久戰,但他們依然不舍得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看,有東西過來了。”

    速度實在太快,大部分人看不清狀況,只見猛然一道影子向他們飛來。砰然落地聲傳開,眾人大驚:倒地之人馮忌是也!

    一招”

    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面面相覷,幾乎沒人看清馮忌是如何敗的。木望舒這等高手也突突震撼,一招越級打敗宗師極高手,那豈不是他們對上也難取勝?

    “我不需要屠佛刀,但想要的人需要先過我這關。”

    西門羽面無表情地說道,之前他尋周安不得,心中躁意更加,純粹是想找人打架。

    “在下天乾宗周興,領教西門兄高招。”

    “在下蒼原,前來討教。”

    “天仁宗余沁,你小心了。”

    在周興帶頭之下,三人齊齊圍攻西門羽。眾人敬佩,不愧是名門子弟,如此當頭也能身先士卒。

    “三打一也太不公平了。”

    “可不是嘛,他們三位都是人中龍鳳,西門大俠這下可危險了。”

    一群散修為西門羽抱不平,四人已經拉開陣勢。霎時間,流光劍影縱橫亂舞,割骨劍氣彌漫四侵,一不小心會被傷到眼睛。

    面對聯手的三人,西門羽面不改色,眼神鎖定每個方向,忽然操劍憑空詭異地劃出。三人頓時色變,他們分明感受到,實質一般的劍氣編制成天羅地網蓋下,鋒芒吹毛斷發。

    “不好,他們要輸了。”

    有人看出了端倪,三人自始至終都難以接近西門羽身邊。果不其然,才一盞茶的功夫,遍體血絲的三人咬牙倒退。

    “西門兄劍法出神入化,我等輸了。”

    周興很干脆地拱手承讓,但西門羽沒多看一眼,手持長劍傲立山沿。

    “陰陽宗姜韜取你小命”

    說話的只是一人,但柳謙玉跟姜韜跑成犄角之勢并進既然四大天宗已經輸了一場,心照不宣地輪到他們挑戰。

    “邪教之人也太不識趣!”

    “呵,不過是自討苦吃而已。”

    西門羽無敵之勢深入人心,而又對上邪教眾人,不少人開始為他吶喊助威。

    姜韜跟柳謙玉交換一個眼神,后者冷冷一笑一齊發動進攻。姜韜不過極氣中期,但一身劍法刁鉆古怪,招招致命,尋常合道境界的也奈他不得。柳謙玉化魔**已經突破第五層,對上木望舒這種老牌老手也不懼,兩人聯起手來威力著實不一般。

    三人攻防錯散,劍光拳影眼花繚亂,劍交來如金鳳唳空,拳碰去似天龍喚海,風生陣陣,陣陣驚心。眾人看得捏拳握掌,整顆心都懸到半空,仿佛正在比斗的是他們愛人。

    柳謙玉借助內力制造的黑霧擋住西門羽視線,姜韜看準時機一劍襲擊背后。

    “西門少俠,不得不說,你的紫瑩姑娘也是位絕色傾城的美人呢!”

    “你見過她?在哪?”

    西門羽一時分心,姜韜殺招已至他面門。

    姜韜見狀暗喜:西門羽滿大陸尋找心上人的事跡已經成了不少深閨女子的感春傷秋,他就知道這女人是對方的軟肋。

    然而,姜韜還是低估了西門羽,對方身為公認的劍圣傳人,對危險的反應速度早成本能。電光火石之間,殺招降臨他身上。

    “噗噗”

    兩口血霧噴射,兩道人影滾落地上。

    “羽”

    人群中一名女子失聲叫出,本要跑上前去,卻被身旁男子一把拉住。

    “他沒事”

    黑霧散去,面色得意的柳謙玉露出臉來。姜韜反應不及被西門羽一劍穿肩,而隱藏黑霧中的柳謙玉也趁機傷到西門羽。

    “快看,西門大俠沒事。”

    柳謙玉頓時色變,姜韜使用的伎倆還是他傳出的,而姜韜本人已經無力再戰,西門羽卻是擦干嘴角血跡氣息瞬間穩常起來。

    “不可能”

    柳謙玉難以相信,他實實的全力一掌,就算合道中期也重傷,西門羽憑著極氣后期境界如何抵抗得住?當下暴喝一聲,排山倒海地鎮殺而去。

    西門羽終于動容,現在他哪還不清楚是對方兩人設計好的。雖然手段卑鄙,但實實在在傷到了他。還好,不疼!

    “不好,是那招。”

    其余人只是期待鹿死誰手,暗中的司權眼神凝鎖。他見過柳謙玉這種秘法,能生生地將其功力提升大截。

    很快地,柳謙玉滿眼通黑,周身黑氣見風擴散,范圍大了數倍不止,森森魔氣令人膽戰心驚,仿如掉進無底深淵。

    “化魔**,天魔煉獄!”

    幾名老輩震撼無以復加:一代天魔,又要出世了!
血靈王座最新章節http://www.cwbsnq.live/xielingwangzuo/,歡迎收藏
手機看血靈王座http://m.heiyan.org/xielingwangzuo/血靈王座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血靈王座》版權歸原作者卿云之歌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小小小男傭美人尸香都市之逍遙醫仙異世田園錄人生閱讀器奇門道士開玄記仙道極寵仗劍走春秋獵密者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蜀ICP備10027298號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