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狼|2417 熬他!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好!”

    地藏點點腦袋,三步并作兩步邁到茶幾上,一個利索的小躍跳直接薅住那個扎小辮的青年領口將他拽了下來。

    “干特么什..”青年梗脖掙扎罵咧,結果“么”字還沒說出口,就被地藏一記直拳砸在嘴上。

    青年的嚎叫頓時變成“嗚嗚”的嗚咽,地藏趁勢拿自己的左腋窩夾住青年腦袋,右手握拳搗蒜似的照著青年的嘴巴“咣咣”連鑿幾下,頂多也就十幾秒鐘,他陡然松開青年,慢條斯理的退回到我身后低喃:“大門牙肯定沒了,腮牙不好說。”

    “噗..”青年半跪在地上,牙豁子淌著血水和唾沫,吐出來幾顆混合著血漬的牙齒。

    “做咩啊!”

    “鄉巴佬,Call撈耶。”

    屋子里剩下的六七個小伙紛紛躥了起來,有的拎酒瓶子,有的往下解皮帶,還有兩個喝的五迷三道的干脆抓起腳下的“人字拖”,氣勢洶洶的合成一伙,似乎要跟我們比劃比劃。

    “他們好像不太服氣昂。”我慢悠悠的點燃一支煙,側脖朝地藏輕笑。

    “那就讓他們服氣!”地藏佝僂后背走到我前面,瞇縫眼睛俯視對面幾個瘦的都能露出肋巴骨的小伙,帶著一抹大人欺負小孩兒似的睥睨氣勢努嘴:“要不一起上吧,不然我都不好意思下重手。”

    “冚家鏟!干他!”一個赤裸著上半身,胸口紋著一團滴血狼頭的青年,舉起手里的瓶子徑直砸向地藏,旁邊剩下的幾人也全都罵罵咧咧蜂擁而來。

    地藏杵在原地根本沒有動彈的意思,當那個拎酒瓶的小社會逼近他跟前時候,他突然照對方的襠部虛踢一腳,小伙立即的下意識地彎下腰躲閃,這時他的大臉蛋子恰巧就送到了地藏的跟前,地藏猛的上前一步,右手半伸成爪狀掐住小伙的臉頰,一個后絆將小伙輕松撂倒。

    此刻剩下幾人也全都攻到地藏的身邊,地藏掄圓拳頭“嘭”的一下砸在其中一個家伙的鼻梁上,直接將那小子給干出了血,像是被踩著尾巴一把“嗚哦”的慘嚎一聲蹲在地上。

    一看有同伙流血了,剩下幾個家伙下意識的往周邊閃躲,這時趁著對方方寸大亂,地藏一個小滑步,抬腿“嘭”的一腳側踢在另外一個青年腿跨上,把人給撂翻在地,然后又做出一個提膝的動作,磕在對面一個青年小腹,將其輕松KO。

    “嘭..咔嚓!”

    僅剩下的一個人繞到地藏身后,一躍而起,舉起手里的酒瓶猛然砸向地藏后腦勺,酒瓶子瞬間四分五裂,幾塊碎片飛濺,地藏沒事人似的扭過來身子,嘴角掛著微笑:“爽,再來一瓶子唄。”

    那小伙見到自己的偷襲絲毫沒有奏效,不由間有點慌亂,手持半截酒瓶子朝著面前的空當來回揮舞叫囂:“別過來,不然我捅死你。”

    “空氣燙手啊,你掄個什么勁兒。”地藏舔舐嘴角,指了指自己心窩吧唧嘴:“來,朝這兒扎,一瓶子下去,我立馬倒地。”

    說罷話,地藏繼續閑庭信步的朝青年走去。

    “你別過來!”青年像是遭遇到什么凌辱一般,握酒瓶的右手揮動的頻率陡然加快。

    “打你左臉。”地藏指了指對方的面頰,一步跨出,打拳擊賽似的,攥著兩個拳頭來回比劃,看得人眼花繚亂,小伙連忙舉起半截犬牙交錯的酒瓶子往下砸,沒等他手臂完全伸展,地藏突然變拳為掌“啪”的一巴掌抽在小伙的左邊臉蛋子上,接著一個后撤步,退到兩米開外,逗小孩兒似的挑動眉梢:“下回打你有臉。”

    “啊!插死你!”小伙不知道是太害怕了還是被徹底激怒,干嚎兩聲朝地藏狠狠撲了上去。

    地藏靈巧的往旁邊一跳,等對方沖過來以后,兩手攬住小伙的腰桿,一記勢大力沉的“抱摔”將小伙狠狠的砸躺在地上。

    小伙是臉朝地跌倒的,頓時間摔了個七葷八素,口鼻開始往出潺潺的冒血,趴在地上只剩下“哎喲哎喲”的呻吟。

    地藏撇撇嘴,重新退回我身后,一副吃大虧的表情小聲埋怨:“沒勁兒,還沒熱身就結束了。”

    掃視一眼幾個躺在地上哼唧不停的小伙,又看了看嚇得集體蜷縮在墻角的四五個姑娘,我悠哉悠哉的抽了口煙,將煙蒂一腳踩滅,隨即笑問:“賈東呢?喊我過來,又非想裝把籃子,真拿我當成慣孩子的家長了?”

    就在這時候,包房門從外面被推開,一個身材不高不低,大概一米七五左右,約莫三十多歲的青年大笑著走了進來:“哈哈,王總你好啊,我是賈東。”

    “哦。”我淡淡打量幾眼迎面走來的青年。

    這人長得相當有特點,大腦袋三角眼,剃著個接近于刑滿剛釋放的“勞改頭”,鼻梁又高又挺,嘴唇又厚重性感,如果拿東西擋住上半部分臉絕對算得上個精神小伙,但五官一組合起來,又給人一種很別扭的感覺。

    都說“外甥像舅”,可看著面前這個流里流氣的選手,我是怎么也沒辦法將他跟老熊聯系到一塊。

    兩步邁到我跟前,賈東做出一個握手的姿勢,樂呵呵的解釋:“我剛才在隔壁房間跟幾個朋友聊天,也就幾分鐘沒過來,沒想到你們居然打起來了,我這幫小兄弟脾氣暴,王總還請多擔待。”

    “先有能力再有脾氣,不然只能跪在地上喘粗氣。”我面無表情的瞟了眼他遞過來的手掌,壓根沒有跟他握手的想法,而是從兜里掏出煙盒,點上一支煙答非所問道:“前兩天抓劉冰,有你一個吧?”

    “劉冰?”賈東迷瞪的蠕動嘴唇,同時尷尬的將自己遞過來的手掌收了回去。

    “越藍人。”我向前一步,幾乎跟他臉碰臉,吐了口煙霧道:“劉冰是帶隊的,也是我朋友。”

    “呃..這..”賈東不適宜的往后倒退半步。

    “你他媽得,明知道是我朋友,還敢有想法,是準備跟我碰一下嗎!”我一把薅住他的領口,拽到自己面前,橫著眉頭厲喝:“是不是以為有老熊罩著,這事兒就算了!昂?”

    “朗哥,我也是聽命于..”賈東的眼神頓時間變得有點慌亂。

    “知道為啥上你公司買車不?”我松開他,揚起兩撇眉梢。

    他吞了口唾沫,有些不知所措的抓了抓側臉。

    “我是給你提個醒,老子不光知道有你這號人存在,還知道你的窩棚在哪。”我拿指頭戳了戳他胸口,不屑的吐了口唾沫:“我要想收拾你,你可以問問老熊能不能攔得住,給你兩天時間,好好琢磨一下子應該怎么給我答復,聽明白沒?”

    賈東抽吸兩下鼻子,微微點頭道:“明白。”

    “行,那咱就兩天以后見。”我拍打兩下身上的西裝,將扣子系好后,朝他揮揮手臂:“這兩天你可以玩命的找關系,也可以招呼上社會圈里的朋友跟我拼一下,看我鳥不鳥你就完了。”

    話音落下,我扒拉開賈東,大步流星的朝包房外走去。

    出了KTV,我愜意的大口呼吸兩下,包房里烏煙瘴氣的環境屬實讓人覺得很壓抑。

    地藏好奇的小聲問我:“老板,咱不是來跟賈東認識的嘛,你整這一出還咋收場吶?”

    “你瞅他剛才那狀態,我要是滿臉堆笑的跟他握手喝酒,他能給我臉不?”我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道:“這種人爹寵娘疼舅舅愛,你要放低姿態跟他交往,他十成十的看不上你,熬過鷹養過狗嗎?”

    “過去我連飯都吃不起,養我妹妹都費勁,哪有余糧養狗喂鷹。”地藏苦笑著搖頭。

    我回頭看了眼KTV金碧輝煌的門樓道:“我爸也是個混子,遛貓逗狗、打牌喝酒,啥事都干,記得我二三年級那會兒,他不知道從哪淘了只鷹,一連好幾天,他跟那只鷹就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對視,他不睡覺,也不讓鷹睡覺,差不多一禮拜吧,那只鷹終于挺不住一頭倒下睡著了,醒來以后野性也就讓消磨的差不多,能很清楚的認識到誰是主誰是仆,為啥?因為它服了,知道自己熬不過我爸,賈東這號人其實也差不多,咱不給他擺弄的服服帖帖,他真敢賽臉上桌,所以,必須熬他!”

    “你不怕他找老熊整咱啊?”地藏抿嘴道。

    我莞爾一笑:“老熊要是因為這么點事兒情緒有所波動,那他也不可能坐上現在的位置,迪哥,千萬別小瞧任何一個政客,但凡能混的風生水起的,不一定有多大的能力,但肯定無比精通人情世故。”

    這幾年交過的朋友不少,遇上的籃子也挺多,我突然意識到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除去兄弟以外,想要和其他人交往,就得讓對方有所顧忌,或者我顧忌對方什么,這樣的交往方式才能長長久久。

    就譬如我和韓飛,或者葉小九跟我的關系,大家除了交情在那兒以外,更多的是互相之間都有所忌憚。

    幾分鐘后,我倆鉆進車里,徑直返回酒店,屁股剛貼到沙發上,我兜里的手機就躁動不安的震動起來。

    看到是葉小九的號碼,我心說來自賈東的第一波“關系網”撒出來了,沒正經的按下接聽鍵:“哈嘍啊九哥,除了賈東以外,其他話題都可以談哦...”
頭狼最新章節http://www.cwbsnq.live/toul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頭狼http://m.heiyan.org/toulang/頭狼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頭狼》版權歸原作者尋飛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諸天大道宗巨星從綜藝主持人開始余生洗耳恭聽我真的只想跟個風啊我被困在天劫一千年超寵契婚:老公,約法三章穿越大秦當暴君丹浮萍豪門甜婚:給總裁太太遞筆開局就有不死之身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蜀ICP備10027298號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