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經志正道|第四十六章 入學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分別總是在九月,回憶是思念的愁。”哼著熱門歌曲的小調,胡非乘著校車來到了H市警法學院的門口。

    十年寒窗,邁進最終的學府,無數學子就像是展翅的鳥兒,準備在大學校園里肆意飛翔,所以每年開學報到的日子往往是大學校園里最熱鬧的一天。

    學長們殷勤的穿梭在學妹們中間,想著借機要到個聯系方式,進而聯絡感情。

    學姐們昂首挺胸的游蕩在校園之中,偶爾停下來對某一位新生的穿著打扮評頭論足一番。

    心情大好的胡非就這樣拖著行李走進警法學院,一副愣頭青的樣子,倒是沒什么人注意到他。

    H市警法學院,是北方最知名的國家軍兵種院校。

    這所國家統招的大學建校已有七十年歷史,占地面積150萬平方米,建筑面積20萬平方米。

    除了大學校園里必備的教學樓、圖書館、宿舍、實驗室等建筑之外,更設有標準田徑場、障礙訓練場、體能訓練館、射擊館、以及刑偵技術和戰術訓練館等獨有的各種設施。

    開設的專業也是目前所有警署院校里面,最權威最廣泛的,像胡非報考的刑事培訓專業,將來的主要方向是偵查管理以及戰術與指揮,所以學費也是高出一般院校好幾倍。

    但這所有的一切并不是警大知名的原因,警大的名聲之所以在社會上廣為流傳,或者說是惡名昭著,主要是因為這所大學最大的特點--雜。

    人雜,事更雜。

    這其中的人大體可以分為三類。

    第一類,警法學院是國家統招的軍兵種院校,所以很多的軍人后輩都選擇了這里,子承父業,軍方警方的背景可以統稱為第一類。

    第二類,警法學院的性質比較特殊,所以不少的官方子弟也選擇來這里就讀,畢業之后得到個頭銜,以方便躋身官場,未來也算得上一片光明,官方子弟便是第二類。

    至于第三類,是因為警法學院的錄取分數線比較高,但分差可以通過學費來彌補,這就導致了很多有錢人家的子女可以通過高額學費來換取進入學院鍍金的機會,所以富家子女可以規劃到第三類。

    當然胡非,不屬于這三類的任何一種,他是段平特別引薦的技術型人才。

    說完了人,還要再說說事。

    如果說大學是濃縮的社會,那么警法學院,則是濃縮了大部分的社會陰暗面。

    由于就讀的學生來自于各個層面,所以校園附近的人員更是魚龍混雜。

    日常的娛樂設施、餐飲行業自不必說,許多藏于暗處的勾當更是被各式各樣的地頭蛇牢牢地掌握在手里。

    這些暗中的勾當其實獲利不菲,所以其背后的主事人往往都有著通天的本事,手眼遍布黑白兩道,資金的調配也及時干凈,甚至警方都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

    雖然早就聽說警法學院大染缸的赫赫威名,但胡非的心智也遠比普通少年更加成熟,冷冽的特訓、獨裁大選,等等經歷又其實尋常人可比。

    跟著人流報道、領取了相關物品,胡非被分到了男生一號宿舍樓二樓的一間寢室。推開寢室的門,屋子里兩個少年正在里面高聲爭論著什么。

    見到胡非進來,其中一胖胖男孩率先叫道:“正好,你讓他來評評理,明明我分到的是下鋪,憑什么被你給占了。”

    第一次見面,胡非就被弄了個莫名其妙,于是看向另一個稍顯瘦弱的男孩問道:“怎么回事?”

    那瘦弱男孩苦著臉說道:“兄弟,我真的不是故意跟你找茬,但我有恐高癥,睡在上面會失眠的。”

    胖男孩也叫道:“放屁,上下鋪不超過一米,恐個鬼高癥。我還比你多幾十斤肉呢,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住在下鋪。”

    聽了兩句對話,胡非也弄明白了兩人爭吵的大概,便笑著說道:“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事,這好辦,我分到的也是下鋪,你我換一下就好了。”

    胖男孩一聽,對著胡非豎起個大拇指,“你看看,人家才叫仗義。”

    瘦弱男孩也湊上前道謝,“謝謝啊,我叫侯勝,朋友們都叫我猴子。”他倒是真的一副精瘦模樣,跟猴子也差不太多,這個外號想來也已跟隨了他不短的時間。

    胡非隨手將行李扔在了上鋪,笑著說道:“你好,我叫胡非。胡作的胡,非為的非。”

    “哇塞,哥們你可以啊。”胡非話音未落,那胖男孩就高聲叫了出來,“一捆行李至少有個二十幾斤吧,你居然一個手就能仍上去。”

    不經意間稍顯身手,胡非也不便多說,只是笑著揮了揮手腕。

    “你好。胡非是吧,我叫潘林海,你叫我大潘就行。”說著,胖男孩伸出手去與胡非一握。

    因為結識了兩個新的室友,所以安放行李的時候胡非選擇了走梯子上去,雖然屈膝一跳最為方便,不過那樣恐怕又要引來潘林海大驚小怪的呼喊。

    四人的房間不算開闊,但也絕不擁擠,由于警法學院是半軍事化管理,所以幾人的床位是上下分布,這也就是一開始侯勝和潘林海爭執的原因。

    在與之相對的另一張床鋪上面,那里的行李已經鋪好,物品也整齊的擺放在一旁,卻是還沒有人。

    胡非疑惑的指了指對鋪的位置,“怎么,那位已經到了?”

    潘林海搶著說道:“是啊,那小子叫張亞維,家不在本地,來的比咱們早了兩天,不過總是神出鬼沒的,我根本就沒見他幾面。”

    胡非點頭記下張亞維的名字,卻聽侯勝低聲說道:“你們知道么,那個張亞維之所以不宿舍呆著,是因為...”

    他話還沒說完,宿舍的門忽然被人一把推開,進來是個壯碩青年,想來正是那最后一位室友張亞維。

    這種校園宿舍隔音效果素來就不是很好,也不知剛才侯勝的話張亞維聽到沒有。

    胡非原本想著對他打個招呼,卻見張亞維全然像沒看見一樣,一頭扎進柜子里,翻找了一會,手上握著一件東西,又急匆匆的出門去了。

    一腳邁出門外,張亞維忽又轉過身來,死死的瞪著侯勝,“我警告你,別把我的事亂說,不然有你好看的。”說完,重重關上宿舍的門,疾步走開。

    胡非被弄得一頭霧水,和潘林海的眼光都不由的向侯勝看去。

    而侯勝卻是被張亞維剛剛的恐嚇嚇住,轉過頭去,一個字也不肯再說。

    短暫的插曲轉瞬便翻了過去,幾個年輕人乍見之下都很是興奮。

    當天晚上,潘林海執意做東,胡非和侯勝也不好推辭,三人便一道出了寢室,在學院附近找了間餐館,小酌幾杯。

    酒足飯飽之后,結伴而回,途中經過一間游戲廳門前,胡非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什么年代了,還有這種老式投幣的游戲廳,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

    潘林海也頗有興致,正要答應,卻見侯勝不住的搖頭,“這么晚了,還是早點回寢室休息吧,明天一早還要領教材,遲到了就不好了。”

    胡非狐疑的看著侯勝,但見他確實為難,便也不好勉強。

    等三人回到寢室,另一位室友張亞維仍是沒有回來。

    胡非雖有些好奇,但畢竟是別人的事,自己總不便多問。

    洗漱已畢,三人躺在各自的床上,開始了男生宿舍獨有的夜間座談會模式。

    閑談中,胡非得知,潘林海的父親就職于H市**部門,對于平頭百姓來講,也算是個不小的官員,讓潘林海來警法學院的目的也十分明確,畢業之后就近為他安排個工作,日后雖無法平步青云,但也能衣食無憂。

    至于侯勝,高考的成績可是說一一塌糊涂,按理說以他的成績應該就讀一所專職院校,但他雙親都是生意人,家底還算殷實,所以通過繳納高額學費的辦法,讓侯勝來警法學院讀書。

    等輪到胡非自我介紹的時候,他卻是真的沒什么好說,又不能跟人直說自己是因為屢破要案,才被段平塞到警法學院的,所以只是簡單介紹下段平的身份,解釋了學費全免的情況。

    畢竟初識,能說的情況不算太多,等到侯勝侃侃談及今天所見的幾位美女之后,困意逐漸席卷上來,三人互道了聲晚安,先后沉沉睡去。

    深夜中,宿舍的門被人打開,胡非的聽力視力此時已遠超旁人,隱約見到是室友張亞維回來,見侯勝與潘林海依舊沉睡,他便也并沒有多想。

    可等到第二天清晨,張亞維的床上的被褥卻絲毫沒動,胡非不免再生疑惑,但也只道是對方可能去網吧打游戲而已。

    下鋪的侯勝和潘林海依然睡得跟死過去一樣,養成早起習慣的胡非便簡單洗漱一番,輕手輕腳的出了門去。

    角斗時陶喜留下的傷勢已經好了七七八八,圍繞著校園跑了幾圈,感覺身體越發的輕盈,胡非滿意的點了點頭。

    路過主樓,胡非順手將教材取了回去,四個人的整套教材書本,足足有將近四十斤。

    一只手輕松的提起,胡非轉向食堂,買好了幾個人的早飯,這才動身回去。

    來到寢室門口,一手教材一手早飯的胡非正苦于沒法掏鑰匙,房門卻忽的從里面打開。

    卻是張亞維從中探出頭來,看到胡非提著的早飯教材,也是一愣。

    終于再一次見到這位室友,胡非微笑著點頭示意,“把你的教材一起取回來了,放在桌上?”

    張亞維這才恍然,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

    “別客氣。”胡非走進寢室,“早點也買些回來,一起吧。”

    張亞維卻是搖了搖頭,“不了,你們吃,我還有事。”說完,又急匆匆的出門去了。

    ‘要不要這么忙啊,神神秘秘。’胡非暗自嘀咕了一聲,隨后提高了八個分貝高聲嚷了起來:“都起床了,不然早飯涼了。”

    床上的侯勝和潘林海這才從睡夢中醒來,隨之下床覓食,根本不知道張亞維曾幾次進出寢室。

    男生寢室的情感幾乎都是這樣建立起來的,天南海北的幾個人,要在接下來的一千多個日日夜夜朝夕相處,互助互利自然就成了相處的第一原則。

    由于今天沒有課程,三人吃過了早飯,便決定結伴熟悉一下學校的環境。

    大學校園里,永遠不會缺少的就是青春氣息,夏末秋初,女孩子們的穿著最是多樣絢麗,前衛的衣裙百花爭艷,長腿粉頸更是隨處可見。

    幾人邁著四方步,一路走走看看,侯勝全然是個話嘮,時常對某個女生的長相垂涎一番,妙語連珠之下引發幾聲略帶猥瑣的笑聲。

    一路來到了主樓前,胡非再次打量著校園里的標志性建筑,卻聽后方忽然傳來一陣馬達轟鳴的聲音,一輛鮮紅的法拉利隨之沖進視野,瀟灑的甩尾之后,停在了主樓前的空地上面。

    “好家伙。”侯勝贊嘆一聲,“488!”

    胡非卻不像侯勝那樣見多識廣,對于這些豪車他只是大概認識個牌子,于是問道:“這車多少錢?”

    “三百多萬吧。”侯勝戲虐的自嘲道,“我這輩子應該是買不起的。”

    潘林海也在旁感嘆道:“警法學院果然臥虎藏龍,也不知道是誰這么高調。”

    正說話間,車門打開,一個身著紅色機車服的女孩從中走了下來,紅衣之中,黑色的連衣短裙襯托著女孩盈盈一握的腰肢,過膝長靴,包裹著筆挺的雙腿,更使一截肌膚更是白的耀眼。

    單看女孩下半神情頗有些冷傲,嘴角也輕薄的抿成一條直線,相貌氣質都足以讓人過目難忘。

    潘林海一句話噎在肚子里,瞬間變成一聲口哨,“豪車陪美女,這姑娘什么來頭。”

    侯勝縮了縮脖子,“不是富二代就是哪位的二奶,總之和二脫不開關系。”
奇經志正道最新章節http://www.cwbsnq.live/qijingzhizhengdao/,歡迎收藏
手機看奇經志正道http://m.heiyan.org/qijingzhizhengdao/奇經志正道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奇經志正道》版權歸原作者范三講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仙尊重生在校園我的未來有個你一人偉業魂引人道長饒命盛寵天嫡校花有點甜某巫師的神話時代明星萌妻有心機影后大變身夫君我有個秘密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蜀ICP備10027298號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