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膽琴心長歌行|第一百三十五章 假魔與真魔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位置偏遠,既無世代傳承的風景名勝,亦無盛名在外的世外高人,故而歷來都鮮有外人進出的鹿兒鎮,這幾日卻隨著大批江湖人從四方涌入后,一下子變得雞飛狗跳,亂象頻生。

    這些江湖武人行事多霸道,饒是本地百姓已在盡量忍讓,但沖突事件,卻依舊時有發生。

    多是些腦袋拎不清的后生,自詡也會幾分莊稼把式,因為氣不過,就敢和這些真正的武林中人過過招,所幸并未鬧出什么人命關天的大事,不過小鎮原本寧靜祥和的氣氛,終究還是因此而被打破,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變得愈加壓抑。

    鎮上的富戶大族之人全將大門緊閉,閉不出戶,心驚膽戰之余,只差沒有立即舉家搬走,小鎮上人人自危,都躲在家中,以至于一條主路上已看不見多少本地人。

    今天,鹿兒鎮的管事,也就是所謂里長所居之處,更是迎來了幾位聯袂上門的不速之客。

    自號金剛禪師的胖頭陀,號稱快劍無雙的黑白二煞,以及那打從涼州遠道而來的周宇夫婦。

    都是一眼看過去便給人以極大壓力的狠角兒。

    里長鹿宗年逾古稀,既是這里的管事,其實也是鹿兒鎮大族的族長,平日很能服眾,威望極高,可當他望著眼前這幫兇神惡煞的江湖客后,最終還是默默地走上前,朝著對方主動作揖,客客氣氣地道:“不知各位壯士找老朽有何貴干,如有差遣,但說無妨。”

    無怪老爺子如此低聲下氣,到底是活了這么久,見過的,經歷過的,都太多太多,自然明白形勢比人強的道理,地頭蛇遇見了過江龍,該低頭時就得低頭,何況他既然身為鹿兒鎮的里長,就理當盡量保證鎮子的安全,如果只是客氣幾句就能免去一番麻煩,那他不介意再多說些這種客氣話。

    膀大腰圓,肥得估計得要兩人環抱才可將將抱住,光是看著,都比支撐房梁的梁柱更要粗壯的胖頭陀一抱拳,笑瞇瞇地道:“好說,冒昧叨擾老丈,不過是想借貴鎮鎮志卷宗一觀罷了,還望老丈能夠行個方便。”

    眾人皆是聞聽有異寶出世的消息便匆匆趕來,卻絲毫不知其具體情況,思來想去,能夠查探出異寶消息的方法,恐怕也就只能從海量的地方卷宗中尋找出那一點蛛絲馬跡才行,這也是胖頭陀等人想到的唯一方法。

    此話一出,跟在鹿宗身后的,充作護衛的兩個同族后生頓時便不干了。

    這所謂鎮志,是記載著此地一切風土人情的卷宗,時間跨度長達百余年,其中包含了堪輿圖,小鎮歷史,各族過往,曾出現過的知名人物等一切記錄,可以說,若是有人能將它完整地看上一遍,便等于完全掌握了整個鹿兒鎮,這讓他們如何肯答應,更何況這些不過就是外來的江湖客而已,既非他們鹿兒鎮上的自己人,又不是朝廷派來查案的官員,憑什么要給他們看。

    “老祖宗,不可!”

    其中一位后生最是性急,只不過他才剛剛開口,冷不丁便有一道寒光在空中劃過,那后生被這道突然出現的劍光給嚇得呆了一下,直到三息之后,才反應過來舉起手,看著流出的鮮血凄厲地慘叫了起來。

    原來剛才竟是那號稱快劍無雙的黑白二煞中,穿黑衣之人驟然出手,從拔劍出鞘,再到收劍回鞘,不過就是一眨眼的時間罷了,便精準地削去了對方右手三根手指,以至于那后生竟然還反應了幾息,才感覺到傷口處傳來的劇痛。

    “你們!”

    另外一人見狀,頓時勃然,但才剛開口吐出了兩個字,一柄寒意森森的利劍便已經懸在了他的面前,后者一下子面無血色,渾身大汗淋漓,眼睜睜盯著那柄指著自己喉頭的長劍,頓時不敢再亂動了。

    那胖頭陀在一旁見了,竟鼓掌贊道:“好快的劍!果然是盛名之下無虛士,黑白二煞,名不虛傳!本座佩服!佩服!”

    至于周宇夫婦雖然驚訝于這黑衣劍客的實力,卻只是冷眼旁觀,靜待事情發展,畢竟雙方眼下暫時還算口頭上的盟友,這些惡事,有人幫著做,那是最好不過了。

    里長鹿宗見狀,不得不趕緊出聲道:“好了!鎮志可借諸位一觀,不過還請這位壯士收劍,饒我這孫兒一條性命吧!”

    從頭到尾,鹿家之人連句惡言也沒提,只是想要阻攔,便遭此橫禍,鹿宗雖然心頭憤恨于對方的不講道理,讓自己失了面子,卻又無可奈何,頓時也對這兩個看不清形勢,純屬沒事找事的后生愈加厭煩,但到底是自家孫兒,還是不得不出言相救。

    黑衣劍客聽罷,瞬間收劍回鞘,并且從始至終都保持著那副死人臉,看得人是不寒而栗。

    被無端削去了三根手指,吃了大虧的鹿家后生咬著牙,很是委屈地在旁小聲道:“老祖宗。。。。。。”

    鹿宗聽得心中煩躁,立馬扭頭呵斥道:“你給我閉嘴!”

    在吼了自家孫兒一句之后,再迎上對方憋屈的目光,鹿宗終究還是心頭一軟,語氣頓時也低沉了幾分,囑托道:“鹿林,趕緊扶你大哥去包扎吧,我先帶這幾位壯士去庫房。”

    兩個鹿家后生不敢再言語,剛才被黑衣劍客劍指咽喉的那人趕緊扶著受傷的哥哥,從旁邊繞過了對面這五人,默默地走了,只是回首之際,眼神中卻是滿滿的屈辱與刻骨銘心的恨意。

    陡然間,原本旁觀的胖頭陀突然一揮大袖,將一道陰險的劍氣瞬間消泯于無形之中,臉上的表情依然是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樣,半是勸阻,半是威脅。

    “夠了,不要節外生枝!”

    原本因為感受到那兩兄弟充滿恨意的目光,正要出劍殺人的白衣劍客見狀,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即不再多看那根本就不知自己又剛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的二人,而是跟著老人鹿宗,一起朝里走去。

    胖頭陀一個人落在了最后,路上裝作不經意地瞥了一眼自己右手的寬大袖子,發現靠近里面的位置有一道很是隱蔽的劍痕破碎,不由得在心中暗嘆了一聲。

    還是本禪師宅心仁厚啊!

    ------

    半個時辰之后,駱家酒樓中,剛剛包扎完了的鹿林兩兄弟并未立即回去,而是在這里尋了個最偏的角落,正在飲酒解悶。

    一想起剛才的事,還依舊心有余悸的鹿林便忍不住低聲罵道:“該死的,這幫江湖人怎么敢如此亂來!”

    想他鹿林在鎮上也算一把好手了,不然也不至于做自家老祖宗的隨身護衛,可剛才在面對那些江湖人的時候,卻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好像剛落生的嬰兒一樣,被對方隨意拿捏,尤其是剛才那柄長劍指著自己的時候,他連動也不敢動,甚至一直等到走出去老遠之后,才驚覺自己全身都已經被汗水給浸濕了,現在想來,真是奇恥大辱。

    在鎮上已經作威作福慣了的他,如何能夠忍受有人騎在自己頭上拉屎。

    至于另外一人,也就是他親哥哥鹿森,那是更為憤怒和仇恨,同時還夾雜著一絲心悸的畏怯,以及無能為力的屈辱。

    無緣無故被人在自家地盤上削去了三根手指,只怕后半輩子都要成為小鎮上的一樁笑談,而且什么活兒也干不了了,他自然是對那幫人恨之入骨,尤其是那對他出手的黑衣劍客,他更是恨不得殺之而后快,只是連他自己都知道,雙方察覺太大,報仇根本就沒什么希望。

    一想到這,雙眼布滿血絲的鹿森用完好的左手一把抓起了桌上的酒壺,一下死命給自己灌下了大半壺,直到酒水從喉嚨里涌了出來,嗆到了自己方才不得不停下。

    鹿林見狀,趕緊關切地道:“大哥,你沒事吧。”

    鹿森放下酒壺,突然咬牙切齒地罵道:“媽的,那襄州鎮武司也是一群廢物,竟然會任由這幫武人在這里胡作非為,他們是干什么吃的!”

    說罷,他又仰頭灌了一大口,酒水辛辣,頓時更加刺激了他那顆已經被仇恨所漸漸填滿的心。

    鹿森一抹嘴,恨恨地道:“什么狗屁鎮武司,我看就是一幫尸位素餐的蛆蟲!該死的,為什么老子不是武人,不然今日一定要將他們碎尸萬段,才可解老子心頭之恨!”

    越說越氣,鹿森只恨不得將牙都咬碎,不光是恨那削去自己三根手指的外鄉劍客,也恨至今還未派人過來鎮壓局勢的襄州鎮武司,更恨老天的不公,竟讓自己遭受這樣的命運,甚至連那位老祖宗,也給一并恨上了。

    正在這時,旁邊突然有人湊近了過來,明明是個男人,卻穿著一身脂粉氣濃郁的粉色長衫,一對風流倜儻的桃花眼笑得都已經瞇了起來,并且一開口,便不自覺地讓人產生了一種親切信任之感,連帶著讓鹿家兄弟連喝問對方到底是誰的話都給憋了回去。

    “不是武人,也可以呀。”
劍膽琴心長歌行最新章節http://www.cwbsnq.live/jiandanqinxinchanggexing/,歡迎收藏
手機看劍膽琴心長歌行http://m.heiyan.org/jiandanqinxinchanggexing/劍膽琴心長歌行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劍膽琴心長歌行》版權歸原作者蘇公子南伽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穿越三國之我為王三劍天仙夢回1996修德明道修仙儒將福妻高照永遠不要可憐自己蠻行紀我成為了大地主穿書后我給男主當藥引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蜀ICP備10027298號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