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臣|第七百六十五章 蜀使(二)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梁國收復關中,不僅新增九州之地、二百多萬丁口,還進一步俘獲得可以擴充兵馬的逾七萬戰俘,梁軍國力進一步大增。

    楚國對此的感受或許沒有那么強烈。

    畢竟楚軍在閩地的戰事六月下旬也成功進入尾聲了,顧芝龍、黃慮于建州府會師,數萬兵馬,押解閩王一系及閩地將吏及家小上萬人,也踏上前往金陵的路途。

    然而蜀國君臣內心的感受卻完全不一樣了。

    收復關中,對梁國來說是徹底解除西翼的威脅,可以放心大膽的將戰略重心往北、往東轉移,但梁軍同樣可以不急著攻打北面的蒙軍及東面的東梁軍,將戰略重心往南轉移,先吞并蜀地,與敘州這塊韓謙經營最久的飛地連接起來。

    事實上朝中顧騫、朱玨忠等人甚至就主張先對蜀國用兵,條件上也許可。

    此時的蜀軍戰斗力完全不被大梁將臣放在心里,而用王孝先、趙孟吉的降兵及歸附軍作為攻蜀先鋒,甚至可以利用他們迫切歸鄉的心態,而能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

    大梁兵馬此時攻蜀,不僅進攻通道是順暢的,也不用怎么擔心會受到蒙軍、東梁軍或楚軍的干擾。

    而吞并蜀國之后,與敘州連成一片,不僅國力將進一步大幅上升,對楚軍、東梁軍以及蒙軍,都將擁有地勢上的戰略優勢。

    蜀國君臣也擔心梁軍存有覬覦之心,又擔心之前對喬致庸、王樘出使的冷淡態度,會成為梁軍出兵蜀地的借口,蜀主王邕猶豫再三,才最終決定遣曹干出使洛陽。

    曹干出使洛陽,除了為之前的冷淡態度作解釋,同時也是刺探洛陽的虛實,試探韓謙與梁國君臣對蜀國到底有沒有覬覦之心。

    曹干從成都府出發,一路北行,跨過漢水,走儻駱道穿過秦嶺,進入剛被梁國收復沒兩個月的關中。

    他在雍州城停留了兩天,與荊振、洗尋樵、韓成蒙等新置雍州行省的核心人物見過一面,再乘船到陵上與馮翊會合后,得知韓謙御駕巡視孟州,便一路追趕到孟州來。

    此時乘馬車,沿南關河西岸北行,曹干心情是百味陳雜,往事歷歷在目。

    天佑十六年,韓謙作為大楚迎親使,出使蜀國,曹干在那時便與韓謙相識,之后雙方多為合作關系:

    包括他們在渝州立足,從敘州購入精良戰船、兵械攻打巴南地區,乃至暗中誘使左清江軍世子王弘翼一系的將領出兵婺川,使得韓謙有機會招安思州亂兵,而他們也趁機將世子王弘翼的嫡系從左清江軍踢除出去,以及后續韓謙助他們奪位,而他們共同迫使楚廷選擇梁楚議和……

    現在梁蜀兩國走進最關鍵的十字路口,后續將何去何從,曹干也不知曉,但他也不會幼稚到認為以往的舊誼,真能維系點什么出來。

    也真是不巧,馮翊陪同曹干趕到南關河橋的工地時,陡然間陰云翻滾四卷而來,一陣急雨驟然而降。

    韓謙不拘禮節,直接用了工地的營帳接見曹干。

    御營用十數輛隨行戰車環護起來,一部分御前侍衛避雨車中,但還有二百御衛直接站在雨中結防御陣型,防止有敵間趁雨興亂。

    看大雨澆灌而下,這些衛卒仿佛鐵石澆鑄一般,透漏出凜冽的威嚴氣勢。

    曹干所乘的馬車以及隨行人員,都只能在車陣外停候,馮翊陪著曹干以及兩名蜀國副使,撐著油紙傘,往大帳走去。

    曹干出使一路走過來,梁州府剛剛渡過最艱難時期,關中地區剛剛結束戰亂,從華潼到滎陽兩岸才剛剛解除軍事衛戍,孟州則還屬于戰區,沿路皆殘破。

    這些地方除了路橋得到優先修造之外,其他建設都還沒有怎么展開,看不出繁榮的景象。

    不過沿路所見的梁軍將卒,皆軍容整飭,驍勇悍厲;即便是編入捕巡司負責地方治安的巡役,也是干練勇毅,給人完全不一樣的感觀,遠非蜀軍所能及。

    “故人多年不見,初來孟州,莫要拘禮。”

    看著曹干進營帳來,韓謙走上前,迎他到長案后坐下,再介紹帳內的大梁將臣給他認識。

    周道元、沈鵬皆是梁軍舊吏,郭榮、韓東虎、王轍、何柳鋒、林江、薛川、霍厲等乃棠邑軍將領,安吉祥可以說是晚紅樓的遺孽,此外還有趙孟吉之子趙朔、部將何虛。

    看到李知誥、李摯父子,曹干心情就更復雜了,蜀國君臣一度希望李知誥、柴建能事實上割據梁金兩州,以為梁楚兩國之間的緩沖,誰曾想到蜀國還沒有來得及暗中搞什么動作,柴建便調到隴右任秦州府制置使,李知誥更是進入大梁中樞,任參謀府左參事。

    從這小小營帳,他便能看到大梁將臣是一個大雜燴,但恰恰在韓謙的統領下,他們凝聚成當世戰斗力最強的一股勢力。

    趙孟吉調任河東按察使,韓謙也沒有臨時將他召到孟州來,使之與曹干故人相見。

    不過,趙朔、何虛二人,曹干之前是打過招面的,這時候分屬梁蜀,對案而坐,叫曹干心里猶是感慨。

    韓謙甚至隨意,有著故人相見的熱情,曹干卻還是謹記蜀使的身份,遞上國書,對梁軍接連斬獲大捷表示祝賀,臨了也不忘對孟州駐扎如此多的精銳兵馬,對晉南蒙軍作戰進展的關切。

    “聽你過來,我原本留在洛陽見你,這邊的條件畢竟太過簡陋,不是待客之道,但趙朔、何虛兩部兵馬輪戰碗子城,胡虜抵擋甚為堅決,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打下來,我有些放心不下……”韓謙渾不在意的跟曹干介紹起孟州作事的進展,似乎他真是擔心這邊的戰事進展緩慢,才到孟州來視察戰情一般。

    最初投附時,趙孟吉還是想著掌握兵權,即便將原有兵馬縮減為一萬精兵,但除了其子趙朔及嫡系大將何虛擔任旅都揮使,直接統領兩旅精兵外,中層將領以及基層武官,皆是蜀人。

    收復關中之后,趙孟吉徹底意識到他的投附,并沒有起到多關鍵的作用,意識到梁蒙力量對比扭轉過來后,蒙軍所處的劣勢有多大,也不想再惹猜忌,就直截了當的主動請辭去孟州府制置府及孟州行營軍都統制、都指揮使等職,請求參謀府派出將官,對孟州軍進行更徹底的整編。

    韓謙調趙孟吉任河東按察使,但暫時還繼續用趙朔、何虛為旅將,只是從軍事學院調了一批受訓學員,對這兩旅編入第二中央行營的兵馬進行加強。

    這兩旅蜀兵整編時日尚短,一批精良戰械還剛剛編入軍中,還操練不熟,但戰事的發動,卻不等人。

    目前韓東虎使副都統制何柳鋒坐鎮沁陽,用精銳兵馬在敵軍關隘前結硬寨,然后輪番將趙朔、何虛兩旅蜀兵調到前陣,操作戰械,轟砸敵寨,用實戰加強派遣武官與兵卒之間的磨合,卻也不用擔心會承受什么傷亡。

    對晉南的主攻,涉及到兩路兵馬的協調問題,至少在孔熙榮、李秀會師奪下晉城西面的陽城之前,第二中央行營軍不會單獨對塞住太行陘諸多關隘要沖上的敵軍進行猛攻。

    那樣做的話,傷亡很難控制住。

    “待雨歇后,我便打算到沁陽前,你們也可以隨我去沁陽——諸多川蜀老卒流落異鄉多年,他們看到故土來人,一定也會極為感切。”韓謙邀曹干隨他一起去前線視察軍情。

    曹干當然不會拒絕,他也不清楚韓謙是真心急這邊的戰事不順,還是有意向他展示梁軍的威姿。

    這陣雨來勢洶洶,但歇了也快。

    一場豪雨,天氣也沒有那么嚴炎,兩都扈騎簇擁著車馬沿南關河往北而去,太行山南麓的峰嶺,呈現在碧空藍天之下。

    沁陽原為河內縣,乃懷州州治,梁晉數十年間不知道在此發生多少次戰事,懷州州治東移,沁陽變成一座純粹的軍鎮。

    趙孟吉的投附,使得沁陽城完整的納入大梁疆域。

    以沁陽城為核心,目前對太行陘南口展開的兵馬,以何柳鋒、趙朔、何虛三部為主,其他部兵都還沒有急著調上來。

    韓謙到沁陽城視軍,已經是隨行將臣所能承受的極限,他還想要到敵寨碗子城附近觀望敵情,韓東虎等孟州將吏以及周道元、郭榮、王轍等隨行將臣都強烈反對,他也只能作罷。

    其實沁陽城距離前線戰場也僅有七八里,天氣晴好,用銅望鏡便能清晰的觀察到敵我雙方在戰場上的情形。

    韓謙被眾人摁在更安全的沁陽城里,韓東虎卻邀請曹干隨他們到前線去看望流落異鄉、此時已成梁士的蜀兵老卒,曹干也欣然應允。

    碗子城建在太行陘南口的一個矮嶺上,城寨不過三百步見方,背倚太行陘的入口,不虞與山北澤州的聯絡被切斷,其他三面又是坡勢頗陡,確實是易守難攻之地。

    很多蜀兵老卒的根不在這里,軍功在一定程度上沒有太大的意義,就很難指望他們在如此劣勢的地形下,能奮不顧身、不惜傷亡的往山頭沖鋒陷陣,但目前對敵寨的進攻,主要用大量的障礙物以及干壕溝、柵墻,在矮坡山腳下,將敵軍出碗子城沿著坡道打反擊的通道堵死——壕溝也能有效阻擋碗子城居高臨下拋滾下來的石木,然后利用戰械上的優勢,貼近后對敵軍城寨墻頭,進行狂攻濫砸。

    梁軍暫時不會急于附城奪寨,這是一種慢慢放敵血的保守戰法。

    敵軍將卒此時都不敢輕易站到城頭,好在旋風炮仰攻射程有限,還無法對碗子城內部造成威脅,但也無法限制梁軍繞過碗子城,從東側的陡坡,重新開辟一條小徑,穿插到碗子城后的太行陘隘道之中。

    山體南坡頗陡,要重新開一條三四里曲折的山徑,難度自然不少,但好在目前時間是站在大梁這邊的,完全有足夠的時間去玩這種水磨工夫。

    曹干也是知兵之人。

    面對梁軍的作為,蒙軍顯得極為被動,他不禁琢磨起來,是蒙軍無力又或者說不敢輕易派兵馬出太行陘南口與梁軍作戰,還是說蒙軍有意用少量的兵馬借用太行陘的險要地形,將從孟州北上的梁軍拖延,以他們集中兵力在澤州的西翼,先與從太岳山南麓東進的梁軍進行決戰?

    曹干初來乍到,當然猜不到蒙軍的心思,但梁軍在孟州就僅有三萬精銳,而東梁軍在南岸的汴梁、武陟,擁有七八萬兵馬,卻連渡河而戰的姿態都沒有,他都看在眼底。

    徐明珍、司馬潭各懷心思,梁師雄與最后的魏博精兵被圍殲于滎陽城,朱讓與梁任等人,對梁軍已經無法構成什么威脅了。

    這是曹干不愿意承受卻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實。

    在韓東虎、馮翊、趙朔、何虛等人的陪同下,曹干到前鋒營地走了一圈,臨天黑又往沁陽城而去。

    “蜀主既然不愿接收流落異鄉的兵將返回蜀地,但能不能將他們的家人接到孟州,還要曹大人回成都府后,跟蜀主多美言幾句啊!”韓東虎陪同曹干并肩御馬,笑著說道。

    韓謙在孟州接見曹干,暫時也無意改變梁蜀兩國的關系,當下主要想推動盡可能多的將蜀將家小接過來,以穩定人心。

    韓東虎、馮翊等將臣也是盡可能的勸說曹干回到蜀國多幫著說話。

    曹干除常規的出使差遣外,不會額外承諾什么,對韓東虎的話也只是應付幾句。

    軍中條件簡陋,夜宴也相當的簡單,除了烤鹿肉、菜蔬、麥餅外,也只有曹干及隨行人員的案前置有酒壺,韓謙很是抱歉的說道:“我身在軍中,便要遵守軍紀,不能陪同貴客暢飲,只能等回到洛陽,再與貴客盡興。”

    看韓東虎等人皆是很享受當前的簡陋美食,曹干心想梁軍高層都能堅持樸素的生活,這比什么都更能激勵士氣。

    夜宴后,韓謙將曹干與隨行人員就被安排住進一棟獨院之中,他還沒得休息,除了李知誥、王轍、郭榮等人外,還要韓東虎將何柳鋒、趙朔、何虛、李摯之外,前鋒營地的營級武官都召集起來,召開會議。

    “曹干此來,說白了就是一探我大梁虛實,當然大梁虛實沒有什么好試探的,他或許更關切六萬蜀兵能否真正為我大梁所用,”韓謙目光炯炯的看著何虛等歸附蜀將,說道,“我會再與曹干在沁陽留兩三天,讓他看看你們是如何進攻敵寨的,你們心里也應該清楚,你們所表現的戰斗意志越強,那你們與家人團聚的日子也就越近……”

    在徹底解決蒙兀人的威脅之前,韓謙無意調整戰略方向,但如何激勵歸附蜀兵的士氣,是令眾人頭痛的難題。

    想著從蜀地將他們的家小接過來,蜀主王邕不松口,韓謙也難以采取什么更強硬的手段及姿態。

    趙孟吉、趙朔父子的家人此時被扣押在金陵,但迎著韓謙的目光,何虛等蜀將心思熱切起來。

    趙孟吉歸降之后,韓謙著軍事學院對歸降蜀兵將領的培訓,主要是傾向形勢認知,以此加強他們對大梁的認可感,營指揮以上的中高級將領,其實都能意識到曹干的這次出使,是蜀國君臣心虛了。

    歸附蜀兵能否展現出真正強悍的戰斗力,能否真正觸動到曹干及隨行人員,對后續梁蜀兩國的談判,將造成直接而深遠的影響。

    倘若他日大梁兵馬真要吞并蜀地,出身其他地方的兵卒,進入蜀地后,必然會出現太多的不適應,會嚴重壓制戰斗力的發揮,戰事拖長,還會極大削弱將卒的士氣。

    這是歷朝歷代兵家都很難解決好、卻又必須解決好才能取得軍事勝利的前提條件。

    像鄭暉率部進入嶺南打了這么多年,才最終攻陷興王府,其實不能說鄭暉不是當世杰出的將帥,實際上多少年來,多少名將都折在異地征戰的途中。

    大梁有朝一日真要想吞并蜀地,理所當然的用歸附蜀兵以為前驅,最為便捷。

    也因此,蜀兵在曹干面前,表現出越強的戰斗力,便會叫曹干等蜀使感受到越深的威脅。

    這也將直接促使蜀國君臣在遣送歸附蜀將家小的問題上,態度軟化,甚至將來未嘗不能用更和緩的方式,解決梁蜀兩國的根本問題。

    衙堂之內沒有外人,韓謙便將這些道理跟歸附蜀將說透徹,也希望他們將其中的一些道理傳達到基層武官知曉,以期在他邀請曹干滯留沁陽的短暫時間里,歸附蜀兵能有好的表現。

    …………

    …………

    曹干并不清楚韓謙夜里將歸附蜀兵的中高級將領武官都召集起來進行過動員,從目前的軍事部署,他也看不出梁軍計劃用多久時間打下晉南。

    次日他入大帳拜見韓謙,午前談論兩國商貿事宜。

    王邕篡位之初,棠邑、敘州大量物資廉價輸入,稅收又都集中交到王邕手里,包括敘州官錢局借出逾二百萬緡的錢款用以購買敘州的兵甲戰械,這對王邕掌握蜀地形勢發揮出至關重要的作用。

    不過,在王邕徹底掌握蜀地之后,通盤衡理蜀國的國帑歲入以及地方的財政收入之后,便發現大量廉價棉布、鐵器、紙張、茶藥等商貨涌入蜀地,極大打擊了蜀國當地的織造、造船、冶煉、鑄造、造紙等業。

    特別蜀錦織造與冶鐵、井鹽,乃是蜀國除田稅丁賦之外最大的收入來源,近年來急劇銳減。

    曹干也不會說提高過稅或限制梁國輸送商貨規模這事,但希望梁國能提高輸商貨的售價,使得蜀地的織造、治鐵及井鹽能稍稍喘口氣。

    他總覺得這應該不是什么會令雙方難堪的問題。

    “商賈販走天下,繳稅納賦,地方便應給予便利,即便為民生著想,也應該限制其利俗熏心、囤積居奇以謀暴利,又哪里有強制其提高售價、怕他們賺得不夠多的道理?”韓謙打個哈哈說道,“我要是真下這樣的詔令,大梁臣民豈不是都要以為我是一個糊涂透頂的昏君?”

    韓謙也是欺曹干及蜀主君臣未必說清楚傾銷的道理,故作糊涂的將問題拋還給曹干。

    曹干算是極務實的人,但他在王邕身邊,以打理軍務為主,也鑿實想不到什么有力的話反駁韓謙,心里真是憋得慌。

    韓謙卻也不是一定要拿話刁難住曹干,當下又拿話安慰他:“蜀地織造、冶鐵不盛,實耗用人力、物力太多,我身為梁君,不能將大梁商賈提出太過分的要求,但蜀國倘若想引起織造、治鐵之術,我卻可以促成……”

    曹干心想這也不失一個辦法,連忙道謝。

    韓謙出面,也只是敘舊,或者提一些綱領性的建議,具體涉及到兩國的邊境駐軍、商貿乃至互派使臣,都是馮翊牽頭,由諸院司派出官員洽談諸多細節,午后還是著韓東虎、馮翊陪著曹干趕往前鋒營地觀看兵馬進攻碗子城的情形。

    相比昨日的慢條理絲,諸營主要武官昨夜返回營地之后,今日上午就進行了動員,午后對碗子城的進攻陡然間激烈起來,不再純粹用器械在外圍砸轟敵寨就算是完成一天的作戰任務,而是一隊隊人馬從柵墻后走出來,舉起大盾,手執弓弩,艱難的簇擁著攻城車、云梯車,沿著頗陡的山坡仰攻上去。

    敵軍沒有意識到梁軍這時會發起猛攻,殘破的城墻之上擂木滾石火油準備不多,甚至歸附蜀兵附城進攻時,絕大部分守軍都躲在城下、以避旋風炮的轟砸,差不多第一波沖擊,就叫歸附蜀兵搶上城頭,展開激烈的廝殺。

    何柳鋒下令在碗子城東側,沿著陡坡開僻出一條山陘,目前是想繞開碗子城,插到碗子城后面的太行陘南口隘道之中,切斷太行陘隘道內部敵軍與碗子城的聯系。

    這條山陘翻越嶺嵴的最高處,要比碗子城的地勢還要高,相距也僅有三百步,何柳鋒下令兵卒將百余射程逾四百步的簧臂單兵戰弩,背上碗子城東側的山脊,以壓制碗子城東墻上的守軍,以便何虛所率領的歸附蜀兵,占據南城墻之上,堅若磐石的抵擋來守軍自東城墻及城內通過兩條登城道反撲過來的反攻。

    守軍反撲無力,越來越多的歸附蜀兵附墻登上城頭,直至在城墻之上徹底站穩陣腳,開始沿著登城道,或將云梯架到城墻內側,往碗子城內部攻去。

    曹干原以為歸附蜀兵在梁國沒有根腳,不會有幾人拼著命去沖鋒陷陣,但看到這一幕,他臉色一陣陣發白……
楚臣最新章節http://www.cwbsnq.live/chuchen/,歡迎收藏
手機看楚臣http://m.heiyan.org/chuchen/楚臣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楚臣》版權歸原作者更俗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守護愛的承諾流年似水不負卿快穿:他若憐惜塵封之處之玖蘇神元新之年舊聞軒轅夜天價萌妻:總裁抱抱舉高高騎士征程且待年華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蜀ICP備10027298號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